网站导航
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新闻 >

那座用深圳速度推出的设计博物馆以及深圳的创

文章来源:大玩家娱乐城-大玩家娱乐平台|大玩家线上娱乐首页【娱乐平台】 更新时间:2018-03-25


     
     12 月 1 日早上 9 点,深圳 38 年以来最重要的博物馆宣布开幕。这是位于蛇口的一座低矮的白色建筑。此前流传的“V&A第一座海外设计博物馆”其实是个不怎么正确的名字。不过,也并没有人特地出来纠正这个微妙的错误。相比它正式的名字“海上世界艺术文化中心”,V&A 的传播力显然大多了。除了 V&A,深圳的“投入”还包括 1993 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日本建筑师槇文彦。后者以应人口增长而“有机”进化的灵活建筑出名。这是他和他的事务所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白色楼体平台上有三个大型楼阁,分别朝向蛇口的山、海、城三个方向。
     89 岁的槇文彦准时坐在了开幕仪式现场。与会者包括和深圳市委宣传部、招商蛇口、英国上议院和 V&A 的项目参与方。这个叫做“海上世界”的项目不仅仅只有设计博物馆,还包括现有的 5 万平米综合商业以及规划中的 70 万平米新建区域,周边有公寓、商场和希尔顿海南酒店等。这是一个房地产项目。
     从博物馆的大阶梯上,可望见对面香港的山。由记者现场拍摄。“它属于区域性的城市升级。生产与居住之间需要休闲和文化。”赵蓉说。她是馆长助理,来自博物馆的实际运营者设计互联。而馆长是来自荷兰、曾作为威尼斯双年展荷兰馆策展人 Ole Bouman。蛇口正处于飞速改造期。这个因 80 年代先锋改革出名的特区近年优势渐失,周边城市竞争激烈,建筑和制造业设备老化。招商局计划斥资 600 亿元进行对整个蛇口的改造。设计博物馆只是海上世界区域的一部分。招商局集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洋务运动的晚期。现在其经营总部设于香港,招商蛇口是旗下最重要的公司。先造起来的是房子。2011 年,桢文彦及他的事务所接到设计委托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里除了“一间博物馆”之外还有什么具体信息。就连项目的直接参与方都不知道它“博”的会是什么。1、“深圳速度”2008 年,深圳市成功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设计之都”称号,正式加入 UNESCO 所组织的一个叫做“创意城市”的合作交流网络。世界上共有 180 座城市加入了”创意之都”平台,深圳是中国最早加入的,其后陆续还有 7 个。2010 年,徐挺成为深圳创意城市网络负责人,后又于 2015 年担任“设计之都推广促进会”秘书长。他目前的主要职责是接待各国创意城市代表团前来深圳的访问活动,同时也要带领深圳设计师出访。“国家现在意识到拉动产业最有效的方法是设计。”徐挺对《好奇心日报》说了一句不会出错的话。深圳在设计产业方面的起步是平面设计。因为香港的很多印刷业务转到了深圳,后者彩印水平大大提高,同时拉动了平面设计。从徐挺走马上任的第二年一直到 2016 年,深圳都在不断发布对创意产业的利好政策和资金补助信息。“深圳速度”还在延续。我们在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厂的办公室里见到徐挺的时候,他说这里属于离蛇口不远的前海,是 5 年前填海而成的新陆地,房子不能太高也不能太密,“这块地现在还在沉降期,土地会下沉或松动”,徐挺说:“等沉降期过了,这些房子都是要拆掉重造的。”一旦确认方向,文化产业也是一样带有高效色彩:持续扩张,不放过任何一个空档期。2004 年至 2015 年间,深圳市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占全市 GDP 比重由 4.6% 提高至 10%,其规模以每年 20% 的速度扩大。2016年,一份《深圳文化创新发展2020》被审核通过,其中提到深圳市将“建设一批标志性的重大文化设施”,并明确提出了要实施“大项目驱动”行动,按照“一区一项目”的原则,市、区联动推进价值工厂、国际艺展、大芬油画产业基地、华强文化创意园、华谊兄弟文化城、深圳电影文化创意产业园等重大项目规划建设,着力发展文化产业总部经济。2、为什么是一座设计博物馆?在这种背景下,兴建一个大型博物馆似乎是必然的,但作为一个设计博物馆,更像个偶然。2011 年元旦,现任招商局副总经理、设计互联项目负责人张林通过观复博物馆的创办人马未都,以及一直致力于在中英两国促进艺术活动的英国学者 Phillipe Dodd 等人的引荐认识了 V&A 馆长 Martin Roth。 鉴于 Roth 刚刚去世,张林在开幕那天的演讲中哽咽了几秒钟,沉默之后,他反复强调 Roth 在博物馆运营方面给过招商蛇口团队很大的帮助。在最初讨论这个文化项目究竟是做成美术馆还是设计博物馆时,张林提到,他原本以为博物馆里的藏品往往是非常珍贵的东西,直到 V&A 向他展示了一件博物馆所收藏的深圳学校校服,他也意识到原来只要是可以记录社会以及时代的东西都可以被收藏。不过这并非唯一的原因。“2011 年时,中国国内还没有一间设计博物馆。招商蛇口希望借此制造差异性。”张林说。其他的理由看上去颇为承上启下,且符合中国国情:成立一间设计博物馆是一个适合由招商局来做的项目。深圳市在 2008 年申请到了“设计之都”称号,“设计”是这个城市的战略和未来。环绕珠三角成千上万的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其产品乃至产业的升级需要依靠设计来驱动。与博物馆成立一个理事会来运营场馆的普遍做法稍有不同,作为开发商的招商蛇口直接成立了一个名为“设计互联”的文化机构来运营这座全新的博物馆。也就是赵蓉所在的那个机构。2014 年,国家总理李克强上任后首次访英,与英国首相卡梅隆正式签订了招商蛇口与 V&A 的合作协定。3、“来到中国,我们几乎要学习所有的东西”海上世界艺术中心的总建筑面积占了 7.1 万余平方米,其中 30% 为公共空间,文化展览面积与商业空间各占万余平方米。现在,商业空间里已经开出了画廊、咖啡馆和博物馆商店等。2018 年,马未都创办的中国第四家观复博物馆,以及一家改革开放博物馆将陆续开放。
     博物馆内的空间。由记者与现场拍摄。
     補时咖啡馆。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开幕当天,由 V&A 策展的《设计的价值》作为开馆三大展览之一迎接访客。所有的展品被分为六个板块——解决问题、材料、身份、沟通、成本、奇观,通过展示古代文物到现代物件,V&A 试图从一个非常基本的角度来向观众解释“什么是设计”这一基础概念。
     以上图片:V&A 展览,《设计的价值》。“中国的特色是,观众们的背景非常多样和复杂。我们自然无法取悦所有人。但我们沟通的主要对象主要是蛇口当地的民众,重要是年轻的、有孩子的家庭;创意产业人士;然后是学生。”V&A 副馆长 Tim Reeve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专访时说。而展览的主要策展人、建筑学背景的 Brendan Cormier 则告诉《好奇心日报》,开展后,策展团队还会搜集现场观众的反馈数据,对展品和陈列继续进行调整。V&A 做呈现的整个展览的形式显示出了他们第一次来到中国的谨慎。“来到中国,我们几乎要学习所有的东西。” Reeve 说:“人们感兴趣的东西,他们观看展览的方式,走路的动线,每个标题及图说的呈现方法,对某种字体的识别度......等等。比如在英国,我们以沉浸式的声效展览而闻名,人们可以戴上耳机,在馆里随意地走动、体验。但是在中国,经过我们的调研,最终我们选择了这种规定好的、有序的参观路线,观众与展品之间面对面的联系是非常清晰明确的。如果你把这个展览一模一样放回英国,它无疑也能获得成功,它会是那种你经常能见到的那种展览。”海上世界艺术文化中心内的 V&A 展馆是 V&A 165 年以来第一次海外拓展尝试。为此,Tim Reeve 于 2013 年就来到了蛇口考察。他的同事,V&A 展馆的资深策展人 Luisa Elena Mengoni 则于 2014 年开始常驻深圳,担任设计互联 V&A 馆长,负责展馆在开设前的调研和策展。主展厅入口大门后,通过 V&A 展室旁的一个入口可以进入另一个主要展馆,其中呈现的是由设计互联团队策展的“数字之维”展,围绕数字技术和科技如何改变和影响从感官体验、产品生产以及人文价值几个议题,邀请了 50 位来自全球的设计师、艺术家参展。其中有不少首次来到大陆的展品。
     以上图片,由设计互联策展,《数字之维》展览。展览的陈列设计由来自荷兰的著名建筑工作室 MVRDV 设计,平面部分则是荷兰平面设计工作室 Thonick 提供。两馆之间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对比:你可以在 V&A 的展览中,看到 V&A 馆藏的深圳学校校服,发家于深圳的大疆无人机,深圳矽递科技在研发的第一款开源硬件主板等带有“深圳设计”标签的展品;而在“数字之维”展览中,参展的 50 位设计师来自荷兰、美国、英国、日本、加拿大、上海、北京、香港等地,却未能看见深圳设计师的作品。唯一有本地参与的作品在博物馆一楼的中庭,是美国艺术家 Danny Scheible 的 Tapigami 项目。它由艺术家和深圳 200 名年轻志愿者一起创作而成,是一座由纸胶带雕塑组成的“未来城市”。
     海上世界艺术文化中心一楼大厅中,美国艺术家 Danny Scheible 的 Tapigami 项目。由记者现场拍摄。4、“海上世界”1983 年 8 月 27 日,一艘豪华游船抵达蛇口港,完成了最后一次航行。它建于 1962 年法国圣纳泽尔大西洋船厂,原名 ACEEVILLA;后于 1973 年被中国政府购得,改名为“明华轮”,穿梭于中国和坦桑尼亚之间,是中国的第一艘国际旅游船。泊于蛇口港后,退役了的“明华轮”被招商局以 300 万人民币买下,利用原本游船上的设施将其改造成了一座综合性酒店。根据一份 1984 年的《国际贸易》报道,明华轮所在的“蛇口湾将出现以游轮为中心的海上游乐场。 这里有海上游钓、 划艇、 风 帆、 滑浪、 单车、 餐厅、 烧烤、 宿营等娱乐设施和服务项目 ,还有沙滩海滨和可潜水畅游的海底世界 。”1984 年,邓小平到访明华轮,提下“海上世界”四字。此后明华轮又工作了 19 年。随着蛇口湾填海工程的进行,它从海轮变成了一艘地面轮,被前后两块陆地夹在一片小水湾中。最后,由于设备老化、消防设施不符合标准而于 1998 年 12 月正式结束营业。整个蛇口工业区在千禧年来临之际再一次面临转型。
     现在停泊在海上世界综合体里的明华轮。到了晚上,这里会上演灯光喷水秀。由记者现场拍摄。在深圳,综合体正在变得越来越多。2012 年,深圳市计划修建的新城市综合体就达到了 110 个。目前,深圳市内在建或刚落成的大型城市综合体就包括了代替了原本赛格日立显像管厂的深业上城,深圳市最大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大冲村被改建成了崭新的华润万象天地,有招商蛇口和华侨城合作、在深圳北站旁开发的红山 6979 等。每一份规划里,一个艺术文化机构——不论是剧场、历史博物馆、艺术画廊、图书馆......都帮助定义了综合体希望扮演的角色。在深圳市福田区的中心,市立图书馆的一边,气势恢弘的深圳当代美术馆与深圳城市规划馆也将于 2017 年 12 月底开放。它们的地理位置更核心,并由深圳市政府直接参与运营。至于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槇文彦这个名字让它在动工之前就获得了全球的目光,它被 评为 2017 年全球最受期待文化机构之一。而 V&A 则成了蛇口乃至深圳吸引更多合作的资本。“当深圳迫切地希望与外界合作的时候,香港无疑是最近的。在深圳活跃的香港新媒体艺术家越来越多,环境也在变好。我相信深圳本地的创意将会起来非常快。”香港新媒体艺术工作室 的联合创始人林欣傑说。他现在经常往返于香港和深圳之间,因为深圳这里“机会很多”。不光是林欣傑,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深圳会“起来得很快”。而眼前的这个博物馆,也已经为自己安排好了一张颇为密集的时间表:两场 V&A 巡展,有关建筑师桢文彦一生重要作品回顾,一场“平面设计在中国”展览与本地创意机构合作的设计课程,一系列手工工作坊。一次参与深港城市双年展的“街头博物馆”项目……这还不包括眼下正在进行的这些。“我 2013 年来到蛇口,与招商蛇口的工作人员一起探讨合作框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就能在这里一起庆祝博物馆的开幕,这样的速度令人惊讶。”Tim Reeve 说。

热点新闻| 各区新闻| 民生资讯| 社会要点| 社会百态| 即时新闻|